一个像秋天一个像夏天

顺其自然……就很好了

九转欢魂蛋:

#丧病小段子

“没钱!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阿吉,出来接客啦!!”


森森觉得自己能这么无聊滴玩一整天……

悖悖论:

嗯我已经尽最大努力在更新了

——四点半就回到家一直打炉石到吃饭的我

【令狐冲X林平之】锁缚

阿政哥:

【冲平】锁缚






——爱我好不好,褪去一身骄傲。






“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衣领被攥在令狐冲手中,林平之有些气闷,施加的力道将纤细的脖子往前拽,死紧死紧的,让他喘【愉悦】不【愉悦】过【愉悦】气。










by 罗黛筝








撸腐特和谐,防和谐度【和谐】娘传送门→http://tieba.baidu.com/p/2863780359


食用愉悦

【令狐冲X林平之】温暖的锁链 【叁】

🐴

阿政哥:

温泉,醉酒,骑【ˉ﹃ˉ】乘。


传送门→http://tieba.baidu.com/p/3281955785?pn=3


tbc
(๑•́₃ •̀๑)

以防万一


高看度受了,给吞了两楼(´・ᆺ・`)建议直接下文档。


度【(ง •̀_•́)ง】盘→pan.baidu.com/s/1dE6Kdnb
提(ง •̀_•́)ง取(ง •̀_•́)ง码→2146


食用愉悦

悖悖论:

呼~至少不用担心被big brother被监视…

等等,其实你们也可以来怀疑一下我的,因为我的整个人生都尴尬得好像有某个什么仇什么怨的时间旅行者过来恶整我一样

嗯,都怪那个善于隐藏的贱人


[三少爷的剑][燕十三/谢晓峰]燕十三的剑

路漫漫其修远兮:

原作:三少爷的剑 2016年电影版


CP:燕十三/谢晓峰


分级:NC-17


说明:肉,一些恶趣味,只看过电影没看过原作所以也没什么古龙风味而且可能和原设定也有偏差……我只是为了写我想写的东西……


因为有肉所以后半请走AO3。


突发一下,写完继续写原来的连载~~




--------------------------------------




  燕十三把谢晓峰捡回了他的死人堆。

  这是第二次了,不,也可以说是第一次。毕竟上一次他带回来的,是没用的阿吉。

  这个人真的是谢晓峰吗?燕十三不知道。他的神情看上去和没用的阿吉没有一点分别。

  燕十三把那柄锈剑丢到了谢晓峰的脚边:“拿起来。”

  谢晓峰一动不动。

  燕十三想了想,又把自己的魔剑骨毒也丢到了他的脚边:“给你锈剑是我失礼了,我的剑也给你。听说你善使两柄剑,乌鸦不在,我这儿就这两把了。”

  谢晓峰低头看了看燕十三的剑,又抬起头,他望向燕十三,眉眼里没有一丝神采。

  “我不会用。”

  燕十三皱着眉,他的脸愈发可怖起来:“什么不会?你就算是阿吉,也学了我的剑法了吧!我善心大发,帮了你那个村子,你倒好,从头到尾都在骗我……我花了这么久找到你,事到如今还要装傻?”

  燕十三走到谢晓峰身边,脚尖一勾,挑起了自己的剑。

  “我的剑可是好剑。”

  唰啦一声,魔剑出鞘,剑刃的寒光扫过谢晓峰的脸,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燕十三心中不忿,他揪着谢晓峰的领子,瞪着他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是人剑合一吗?你见过那么多的剑光,那些也都是假的?”

  谢晓峰浑身一颤,闭上了眼睛:“见过剑光的谢晓峰死了。”

  “我不信!”燕十三怒极,他松开谢晓峰,突然提剑便刺,剑尖直指谢晓峰的咽喉。魔剑发出尖利的呼啸,谢晓峰却充耳不闻,剑尖快要触及他的时候,燕十三急急收手,只是剑刃依旧刺破了谢晓峰的喉咙,一丝血流了下来。

  燕十三后退了几步,持剑又刺了过去,他的速度快得根本看不清,魔剑在谢晓峰身边舞出无数剑光,谢晓峰依旧一动不动。燕十三猛地收回剑,看到谢晓峰的衣服被割得破破烂烂,但他甚至都没睁开眼睛。

  燕十三喘着气,刚才的剑招耗费他太多力气,他看着谢晓峰,割破的衣服里透出他的身体,听说三少爷激战无数,从未受过伤,但燕十三第一次见到阿吉,就注意到了他右颊上的小伤疤,那必是剑造成的。

  现在,他隐约看到谢晓峰的左臂和侧腹好像也有伤疤。还有他喉咙上那个最新鲜的伤口,燕十三盯着那抹鲜红,心想,那是我留下的。

  那鲜红色慢慢滑落,跌到了谢晓峰胸前的衣服上。白色上面的一点红,特别刺眼,燕十三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嘴唇干得要命。

  他把剑丢了,走了过去,抓着谢晓峰的衣襟,凑过去吸他喉咙上的那个伤口。舌尖先尝到了血的味道,然后是喉结滚动,燕十三吸得更用力了,他抓着谢晓峰往后推,将他推在了草垛上。

  血的味道,燕十三尝过。自己的,尝多了也就麻木了。别人的,他可没有喝人血的爱好。谢晓峰的,尝起来和自己的竟真有区别——他的血是凉的,仿佛不是活人的血。

  燕十三伏在谢晓峰的身上,吸了很久,直到那伤口已经不会有血再流出。他抬起头,看着谢晓峰,谢晓峰倒是睁开了眼睛,垂着眼睑也看着他。

  谢晓峰说:“好喝吗?死人的血。”

  燕十三说:“不好喝,”他想了想,又说,“不好喝,可我也要喝。”

  他低下头去又咬着谢晓峰的喉咙,本就是个新鲜的伤口,施以压力便又迸开,有血又流了出来。谢晓峰没有吭声,但燕十三知道他的身体绷紧了。他吸去喉咙处的血,张嘴沿着喉咙往下咬,拉开了衣襟,牙齿咬到胸口,谢晓峰终于伸出手来,抓住了燕十三的头发。

  谢晓峰叫他:“十三。”

  燕十三抬眼望去,谢晓峰的眉眼竟有些模糊了。


===========我是不太和谐的分界线===========




后半肉: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38842




如果打不开AO3可以看↓:




如何打开AO3










突发一篇完结!

悖悖论:

本期的沮丧漫画周比往期差多了

这让我很沮丧

(往期请戳下方标签)